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黄蓝BLOG

生命是一场懂得,握着一路相随的暖,把最平淡的日子梳理成诗意的风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2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  

2012-12-11 22:34:08|  分类: 穿越新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音乐选自天山雪音乐盒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2年10月11日上午游天山大峡谷。

  清晨,我们把车开到乌恰农贸市场前,计划到农贸市场里面寻早餐。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这时乌恰农贸市场里人不太多,感觉有些静。
21日穿越新疆十四:感受库车(2012.10.1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带着对异域小城的好奇,一边寻早餐一边东张西望,

忽然看见一位长胡子大爷拖着少男美女朝我们走来,我非常小心的抢拍他们。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  见大爷非常乐意的表情,我放心的再拍一张,哪知道大爷给我摆起了POS,感慨维民还是非常热情友好的。 这尼康7000(18-200)也爱美女,焦距没有对大爷,自动的对着美女,我一点感觉都没有,因高兴没有注意对焦,把大爷的眼睛弄的浑浊不清,真是枉费了大爷的一片热情和那潇洒的POS。

   

21日穿越新疆十四:感受库车(2012.10.1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满市场都是囊和面条,还是吃一碗面,再带上一个个头小一点的囊。
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前往天山神秘大峡谷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
         从库车县城沿国道G217线前往秋里塔格山至盐水沟,约10公里路段,就到了秋里塔格褶皱构造区 。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风姿多彩的天山到盐水沟一带又是另一种姿态,流线型的皱褶沟痕好像穿上了一条硕大百褶裙。

这里风大且很冷,不容我们久留,稍稍亲近一下就上车了。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 

 

真不知道那冷风是不是从这个洞里吹过来的。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 

 

        盐水沟红崖山景区。景观顺秋里塔格山列布,山奇色浓,地层褶皱线条变化万千,奇峰异景令人惊诧。

天山大峡谷以其强烈的自然风景景色和叹为观止的地貌景观,从库车到峡谷的路上景色也很震撼。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 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 穿山而过的河水在奔跑,巍巍屹立的红山与其相伴。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估计经过40公里的路程到达了天山大峡谷的入口处,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当我站在峡谷入口处,看到的是一堵拔地而起、气势逼人的红色峭壁。 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再逆光拍摄,来一张光影的,效果更佳。 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  当我们怀着巨大的好奇心沿着谷底小径渐渐深入峡谷内部,才发现峡谷内奇峰嶙峋争相崛起,峰峦叠嶂劈地摩天,崖奇石峭磅礴神奇,谷内蜿蜒曲折峰回路转,步步有景举目成趣。
        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峡谷的山岩皆为红色,随着日光的移动,在峡谷中交替着不同的光影颜色变换,不同时间的光线作用于岩壁的不同部位折射出不同的质感,保存着冲蚀的痕迹,显示出不同的形态如漏斗、如漩涡、如一线天、如巨大苍穹......,真是千奇百怪鬼斧神工,那种奇美壮美从未见过!你看右图多么生动哦!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  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 
 
在峡谷之中,落差巨大,人类显得是多么的渺小。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  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好光影。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 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峡谷中流水带来的泥沙把河床铺垫得十分平整,让我们恍惚有一种人为铺设的感觉。
一旦下雨,这小溪立刻就会变成滚滚洪流,游客如不及时躲闪将有生命危险。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如遇下雨,峡谷会突发洪水,只有上这安全岛才万无一失,峡谷沿途都有这样的绳索。
 
 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 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天山琼阁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圣泉池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在谷底仰望天空,蓝天或成一弯弧线,像新月,
或被突出的崖壁所遮挡,让人仿佛站在地心之旅的路上。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倘佯在谷底,回头一望,惊奇的发现那一抹阳光射进峡谷,似大海里远航的帆。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   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请看看左边的图,直接看光影部分, 可以充分发挥你的想象力,你能说出多少个人头像?
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  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峡谷岩壁上的精灵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       近两个小时穿梭在峡谷之中, 峡谷那千奇百变的形态、那火焰般的色彩、如梦如幻神秘莫测,神秘大峡谷最迷人最壮观最精彩的画面永远定格在我们的镜头里。不知道大自然是怎样造就出这样的绝美景色,只要你看过走过就一定无法忘记! 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中午返回库车,进了一家餐馆,手抓饭、烤包子、汤面、拌面任你选。看表情这维民也很配合我哦!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21日穿越新疆十三:库车—天山大峡谷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 
 
餐馆旁边的标语,我来做一个义务宣传员。
 
 21日穿越新疆十四:感受库车(2012.10.1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  
 
 
网络新闻:

2012年07月18日03:19   7月17日14時30分許,阿克蘇庫車縣天山神秘大峽谷景區突降大雨,引發山洪,突如其來的洪水困住了上山游玩的近40名游客,一名孕婦和一名小孩因躲閃不及受傷。兩小時后,水量逐漸減小,在其他游客的幫助下受傷人員才得以返回。

17日17時20分,在經歷了2個小時的山洪后,家住庫爾勒市的王永吉回想起被困在山上的情景,他說有種“劫后余生”的感覺。

“今天11點多,我們來大峽谷玩,經過2個多小時才爬上山頂,結果沒過一會就開始下雨,我們就趕緊准備下山,誰知道還沒走多遠,大水就從身后沖了過來。”王永吉說,他們一行16人是從庫爾勒組團自駕游的,共4家人,其中有一名孕婦,六七個小孩。大水來的時候,因為大家彼此間離的較遠,一下子人就散開了。

大峽谷上山道路的坡度大,洪水幾乎是直接擊打過來,在山道上的游客們頓時慌了,急忙開始找較高的地方躲避,王永吉也順勢爬到路旁3米高的一塊大石頭上。“剛上去水已經從我身邊過去了,我一抬頭發現,前面6個孩子已經被嚇的不動了。”王永吉說,當時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,一下跳到了水裡,但因為沒站穩崴了腳,他忍著疼跑到幾個孩子跟前把他們轉移到路旁的石頭上。

同行的王小鴿就沒那麼幸運了,懷孕兩個月的她看著洪水迎面而來,但又沒力氣往高處爬,隻能死死的抱住了路邊的岩石。“我在她上行方向的一塊石頭上,距離也她也就幾十米,眼睜睜的看著洪水從她脖子漫了過去,她死死的抓著石頭,可是我又沒法過去。”游客張偉說,水勢在一個小時后才漸漸變小,這期間有四次較大的水流沖擊,王小鴿一直都保持這一個姿勢,外衣也被沖走。

“我們試圖報警,可是在山裡,電話都沒有信號,根本打不出去,也沒有景區的工作人員來救我們。”看著水勢漸漸變小,張偉和同伴趟著水把已經身體有些僵硬王小鴿慢慢轉移到安全地帶,雨小后,他們才攙扶著傷者和其他游客結伴下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5)| 评论(2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