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黄蓝BLOG

生命是一场懂得,握着一路相随的暖,把最平淡的日子梳理成诗意的风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烟波浩渺的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  

2013-01-22 11:27:07|  分类: 穿越新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2天穿越新疆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500公里)

    

 

         2012年10月21日的行程是从库尔勒出发,游览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——博斯腾湖,看烟波浩渺,水天一线的壮观景色,然后穿越天山山脉,返回乌鲁木齐,结束南疆之旅。

 

   博斯腾湖介绍(网络资料)

       博斯腾湖位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博湖县境内,总面积1228平方公里,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
  古称“
西海”,博斯腾蒙古语意为“站立”,因三道湖心山屹立于湖中而得名。博斯腾湖由大湖和小湖两部分组成,,大湖面积988平方公里湖面海拨1048米,东西长55公里,南北宽25公里,略呈三角形大湖西南部分布有大小不等的数十个小湖区,小湖区有较大的湖泊, 湖水西东深 ,最深16米,最浅0.8--2米,平均深度约10米左右。
     博斯腾湖与雪山、湖光、绿州、沙漠、奇禽、异兽同生共荣,互相映衬,集大漠与水乡景色于一体,组成丰富多彩的风景画卷。大湖水域辽阔,烟波浩淼,风起时波浪滔滔,宛如沧海;风静时波光潋滟,湖水连天,
天水一色。被誉为沙漠瀚海中的一颗明珠。大湖西侧星罗棋布的小湖,湖水相通,河道蜿蜒,萃草浓密,野莲成片,各种水禽栖集其间禽鸣鱼跃。 苇翠荷香,曲径邃深,一派江南水乡景色,被誉为“世外桃园”。
  博斯腾湖的西
南岸有广阔平坦的沙滩,现今开辟了游艇、滑水、湖滨浴场等娱乐项目,蓝天,碧海,沙滩组成一副迷人的画卷,被誉为东方的“夏威夷”。 游客来到这里还可以品尝到烤鱼和原汁原味的博斯腾鱼宴。

 

2012年10月21日,早上8点半离开库尔勒,驶向中国最大的淡水湖—博斯腾湖。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再回头,告别美丽的库尔勒市。 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 一路沿土番高速行驶,天山伴你前行。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天山山脉之大,这天好像四次翻越天山,这是第一次穿越天山。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天山山路,蜿蜒曲折。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通往博斯腾湖的简易公路,白杨列队,阳光铺路,喜迎宾客。 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来到了博斯腾湖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        来南疆之前, 没听说过博斯腾湖,一点也不了解她。当我踏上这片沙地,走向那汪湖水时,惊呆了!啊!这洁净细软的沙滩,这一望无边的湖水,这蔚蓝辽阔的天空,怀疑自己到了海南的亚龙湾?只是缺少了汹涌的波涛,一直留念亚龙湾的沙滩,视乎又找回了那种在松软沙滩上放松的感觉!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 湛蓝湖水,轻波荡漾。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 
  
 烟波浩渺,水天一线。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
湖波涤荡,沙滩妩媚。 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阳光灿烂,沙地绵绵,漫步湖边,心情静好!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沿着湖波修饰的沙滩,走向烟波浩渺的水面,真想把自己融入这水中,随波逐流一番。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         身在博斯腾湖边,没弄清是在湖的何方,因为这儿有一片沙滩,估计是博斯腾湖的西南岸,因为这里有广阔平坦的沙滩,有游艇、滑水、湖滨浴场等,还有尽显博斯腾湖特色的芦苇。听乌鲁木齐的大姐说,二十多年前,她来过这里,那时,这一片沙地都是湖面,现在水下退100多米了,而且,原来芦苇很多,她们唱着歌,划着船在芦苇里面荡漾,很好玩,我想,这位大姐今天一定做好了在芦苇荡里荡舟的准备。博斯腾湖让大姐失望了,只有小小的一片芦苇迎接她。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要离开博斯腾湖了,踩着这细软的沙子,不愿离去的心情全在脚下,脚步慢一点再慢一点。
  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离开博斯腾湖,又见到了大片的辣椒,一片火红。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今天第二次穿越天山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        第二次穿越天山后,进入焉耆盆地,这里可是唐僧来过的地方哦!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
新疆最具特色的避险车道,在急转弯陡下坡的的地段,都会有,内地还没见过。

看那碾压的车轮印,还真的派上用场了的。 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右边三角形的护堤,是防止天山溶雪用的。据说天山溶雪,有时候来的很猛,会淹没公路。 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新疆的公路都是分段收费,一个地方一个收费站,沿途都是收费站。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今天第三次穿越天山  (不知是第三次还是第四次穿越,反正有一次穿越天山时忘记拍照了)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库尔勒——乌鲁木齐(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 又是大阪成风力发电厂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前面山峰便是天山最高峰:博格达峰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听领队说,乌拉泊好像有美丽的传说,因回家心切,没听得太清楚。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 
 
  到达乌鲁木齐市啦!啦啦啦!游完了!要回家啦!啦啦啦!写完啦!要过年啦!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22天穿越新疆三十一:博斯腾湖 (库尔勒—乌鲁木齐:2012.10.21) - 红黄蓝 - 红黄蓝的BLOG

         晚上7点钟到达乌鲁木齐市,因为是明天上午9点的飞机,早上7点以前必须赶往飞机场,可这时的新疆还是一片夜色。为了安全起见,就住在雷鸟探险俱乐部的国际青年旅行社,因为这里有北疆游的队友,清晨可以送我上车。房间是以新疆的景点命名,什么禾木、天山、喀纳斯,我一看牌号,是“天山”号房间,嘿!这个天山,围着你转了20多天,今晚还不放过,明天还会与你再见的!四人一间房,上下铺,开始只有我一个人,后来又来了两个。因明天起得早,怕影响别人,便把行李整理好,准备起来拖着行李就走。

 


 

翻越历史上的焉耆(作者王勇 稿源: 亚心网 责编: 李琴) 

   这些年来,我去过三四次焉耆,但每次都是走马观花似的,随处看看,留下的一些印象,大都在眼前一晃而过。这里其实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地方,它的历史就像逝者如斯的开都河水,已经流淌了几千年。今年7月从焉耆回来后,我留心找了一些有关的文献史料,细细读来,就像是到焉耆的历史深处走了一趟。 
焉耆这个地名,对于第一次见到的人来说,会感到颇有些古怪。不查字典,恐怕就难以念出正确的读音。但是在新疆境内,或是在中外西域史学界,这个地名很早就广为人知了。新疆沿用至今的许多汉语地名的来源,原本都是对外来语进行音译的产物。按照现代一些专家、学者的考释,焉耆这一汉语地名,来自于古代匈奴语中的借词,其本义大概是表示某种颜色的意思。
 一个地方的知名度也是历史的产物,而且形成的时间有早有晚。比如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市,作为今人熟知的一个地方,在清代以前的历史文献中,你却很难寻觅到这个地名的踪影。乌鲁木齐在相当长的历史过程中,都处在“无名”时期,不过是蒙古族等游牧民族眼中的一块游牧之地。与之相比,今天的焉耆虽然只是一个不算很大的县,但是这个地名早在东汉初年的书中,就已经出现了。新疆沿用至今的不少地名,最早都是首见于《汉书》。《汉书》的作者是班固,所以可以补充一点,班固也是把焉耆这个古老的地方写入正史中的第一人。虽然司马迁的书是用汉语记述西域史的滥觞,但是在这一类文献史上,《汉书》却是以“西域”之名独立成篇,专门记述其人文地理面貌的第一篇正史文献。班固在书中使用一百余字,对当时焉耆国的王城名称、所在地、相距中国长安的地理距离、该地的户数、人口数、军队数量及其官制都一一有所记述。今天的读者阅读这一段原文时,因为失去了相应的历史语境,或许会生出一种语言 “错觉”:这一百余字的记述是否有些过于简单?要知道,秦汉时代的中国汉语文写作,还处在“书之竹帛”的年代,所以那也是汉语写作者惜墨如金的时代。我手头正好有一本中华书局出版的著作,书名叫《两汉魏晋南北朝历史西域传要注》,书中收录了唐代之前总计11种正史中有关西域的历史记述。我留意到,在汉唐之间,大致也是以公元纪年的第一个千年史中,自《汉书》首开先河,代代史家对焉耆这个地方都有详略不一的记述。参阅书后所附的索引,焉耆和于阗、龟兹、楼兰等地一样,也是历代史家笔下记述次数最多的地方之一。有心的读者还会留意到,在现代最具权威性的中国大型综合性词典《辞海》中,就收入了与焉耆历史、地理、文化有关的5个词条。一个地方的历史被文字记述的早晚或多少,也是衡量一个地方在历史上的活跃程度,或被史学家关注程度的一个重要标志。焉耆在中国史籍中频频出现,也向我们透露出了这样一个历史事实:焉耆这个地方,在漫长的西域古代史上,曾经扮演了重要角色。正如《焉耆县志》中所言:“西汉时,焉耆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,由于地理位置适中,成为沟通中原政权与西域各国的关键之地,汉唐历代皇朝得焉耆则西域朝贡不绝,失焉耆则西域阻隔。”
 古代的西域,是中西文化相互交流的必经之地。这一点在焉耆史中也留下了投影。我国流传至今最早的一部自记行程的游记体著作是《佛国记》,作者是东晋时期的名僧法显。他去印度取经途中,在焉耆停留了两个多月,对焉耆当时的世态人情也有所记述。又过了三百多年,大概是公元七世纪的唐代,焉耆又出现在中国著名佛学家、旅行家玄奘的西行之作《大唐西域记》中。书中记述到,当时的焉耆国,“东西六百余里,南北四百余里,国大都城周六七里。四面据山,道险易守。泉流交带,引水为田”。在玄奘眼中,焉耆是一个物产丰富、气候和畅,非常适宜人居的地方。顺便说一下,在以上两位中国高僧的记述之作中,当时的焉耆先后被称为“乌夷国”和“阿耆尼国”,而且充满了佛国气息。这也提醒我们,古往今来的焉耆,山水依旧,其人文内涵与历史面貌却屡经变迁。顺便提一下,1975年在焉耆七个星镇古佛寺遗址中,出土了隋唐之际(公元七至八世纪),在焉耆、库车一带通行的一种语言文献。这至少说明焉耆也是古代西域文明发达程度最高的地方之一。其中出土的剧本《弥勒会见记》,有人认为,它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古代剧本。这片土地养育了不同的文化,多元的文明都曾在这里落地、生根、开花、结果。古代焉耆人作为丝绸之路上的主人,迎来送往着不同时代、不同国家和民族的商人、朝圣者、传教士、使节,还有各种各样的旅行者,所以不同形态的思想、信仰、语言、艺术品也在这里川流不息。只是这些你来我往的历史场景和身影,并没有写入史册,而是消失在悠悠岁月之中了。
 谈到唐代的焉耆,所谓“安西四镇”又是一个不该遗忘的历史话题。当年的唐朝,为了维护对塔里木盆地周边绿洲诸国的领属地位,一度分别在龟兹、于阗、焉耆、疏勒四地设立都督府,它们也是唐朝在西域高级的军政机构——安西大都护府直接下属的四个军镇,所以史称安西四镇。这一史实,在《旧唐书》、《新唐书》、《唐会要》、《通典》等重要典籍中都有记述。据现代著名边疆考古学者黄文弼的发掘报告记述:在今开都河南面,北距焉耆十八公里处有两座古城遗址,其中一座名为喀拉马克沁城,该城略作长方形,城墙夯筑,有铜钱、铁锅、金片等文物出土。据推断,此城很可能就是当年唐朝在焉耆所设的镇城。行文至此,我又想到唐代一位大诗人——岑参。公元749年,他来到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任秘书一职,正是这一段出塞之旅,他留下了在焉耆的生活足迹。有诗为证,这就是他写的《早发焉耆怀终南别业》:“晓笛别乡泪,秋冰鸣马蹄。一身虏云外,万里胡天西。终日见征战,连年闻鼓鼙。故山在何处,昨日梦清溪。”我们在诗中虽然看不到对焉耆的直接描写,但全诗折射着诗人身在边塞,心系故园的依依之情。这首诗之于焉耆却别有一种价值,这也许是焉耆历史上流传至今最早的一首汉语诗歌作品。我们从中听到的毕竟是唐代的诗人在焉耆发出的声音。
 唐朝之后,进入公元纪年的第二个千年史,中国大地上你来我往的民族,在焉耆这片故土上,都相继扮演了主人的角色。焉耆的历史也提示我们,一部西域史,也是这块土地上的不同民族相互接力共同完成的历史。西州回鹘、察合台汗国、叶尔羌汗国,这些西域史上的王朝,也不断改写着焉耆历史沿革的面貌。翻阅古代的焉耆史,其中的另一些侧面,也许更值得我们关注。比如说,焉耆古城作为一座矗立在历史中的城镇,到了清代乾隆年间,就历经了又一次变迁。值得一提的是,回族人自清代开始在焉耆落脚,这不仅丰富了焉耆的历史面貌,也给这个地方注入了新的文化发展内涵。公元1758年,清朝平定准噶尔叛乱后,建焉耆新城,并改名为喀拉沙尔。这里涉及到新疆城镇发展史上的又一段史话。清朝初定新疆之时,后来才被叫响的一些北疆城市,还处在形成期,比较而言,那时的南疆地区已是“名城相望”。喀什、和田、库车、喀拉沙尔等城镇,当时在新疆号称“南疆八城”,都是天山以南举足轻重的区域性中心城镇,是疆内外最重要的贸易集散地。《剑桥中国晚清史》上还特别记述道:“这些城市各有属区,由许多小城镇和乡村组成。”1990年出版的 《焉耆文史资料》第一期上,有文章记述了清代至民国时期的焉耆城:“民国初年有一个唱曲子的老艺人,对焉耆城有如下追述:‘焉耆城,四角宽,上面有炮台,南靠河、北靠山,中间走平川。城里头,坐县官,十字大街四面展,维吾尔族人住在大河边,蒙古人占的芨芨滩。’一直到今天,开都河北岸,还是维吾尔族人居住的地方。清朝初年焉耆原有两个城,一个在开都河以西十里的地方,另一个在开都河西南二十里的地方。乾隆二十三年,在今天的地方建筑新城,新城墙高一丈二尺,城围二百五十四丈,设东西两门,当时名为喀拉沙尔,突厥语为‘雄伟的城’。清道光年间,该城又加固扩充,四面都有门,城的四角都有角楼,各设大炮一门,射程十二里。另一个值得补记的历史细节是,1949年8月,新疆警备司令部的总司令陶峙岳将军,以视察部队为名,来到焉耆城里,他密电南疆警备司令赵锡光到焉耆会面。他们就在焉耆城内三号桥路南,原国民党128旅旅部的一间密室里,共同安排了南疆地区和平起义的有关事宜。焉耆这一边塞名城,在当年新疆和平解放的伟大壮举中,也占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”

 

   谢谢光临红黄蓝

 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3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